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一指成仙_ 第六五六章 大王蛇

时间:2021-07-03 10: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潭子小说一指成仙 第六五六章 大王蛇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大人怎么也没想到,他放弃本尊,以分身出来,结果不仅让卢悦逃了,还被如今的道魔两门集体算计住。

    在抱福宗被一群化神看住整整三天,待到回复自由时,各个界域的传送阵早就停止运行,天浪沼泽那里,他只能望洋兴叹!

    甚至……连缚龙渊,也因为缚脳从传送阵早走的三天,而变得机会渺茫。

    哪怕强行占下元婴修士的身体,在时间上,他想赶上也是万般困难。

    更何况……

    想到才从茶楼听到的消息,大人脸上忍不住黯了黯!

    那个有功德的死丫头,居然把功德分薄给道魔两方的化神修士。

    也就是说,凭区区只有元婴的分身,哪怕他强行去往缚龙渊,也是无用了,甚至可能再被那些蠢才连累!

    他已经连累不起了。

    大人默默赶往木府的另一头,他要等那个可能与他分身协合度,达到七成的丁岐山,借用当初布下的第二后手……慢慢来。

    时间一天天地过,待到听说缚龙渊逃出两个域外馋风,大肆屠杀的时候,已经又是大雪漫天时。

    他对幽泉的感应越来越强烈,也就是说,丁岐山——要出来了。

    ……

    在逍遥门过病号日子的卢悦,终于在隔了大半年后,迎回了帮她做事的夏瑜。

    “给!我这辈子都不要再去机关罗家了。”

    夏瑜扔给她一个大型储物袋,心气很不好,“卢悦,申生师伯是老狐狸,你就是小狐狸。你在家当逍遥快活的人,丢脸的事,全丢给我,真是太过份了。”

    卢悦可不管她的抱怨,笑咪咪地打开储物袋,查看里面的东西。

    “我是你师姐,二十万功德值也是你自愿为我舍的,所以,我坚决不会再给你打十年工。”夏瑜受够了这些无处不在的狐狸,“从今天起,你的任何事,都不准再来找我。”

    她一个前程远大的元婴真人,去买那些根本用不上的机巧之物,还一买那么多,简直被人当怪物了。

    卢悦不理她的抱怨,摸出一个机巧飞翅,头一次从法椅上站起来,给自己穿戴。

    “喂!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夏瑜气愤,“别以为装傻就能蒙混过关,我告诉你,这一次是绝不可能的。”

    “咦?我有装傻吗?”卢悦笑咪咪,“是谁说,一定要给我打十年工,把申生师伯气死的?”

    “噗!”

    喷了的苏淡水忙忙掩口。

    夏瑜看看师姐,再看看师妹,额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她气没气到申生师伯还不知道,反正她快给自己的蠢,给气死了。

    魔星师妹真耍起人来,那绝对是一套一套的,自己肯定是被她卖了,还在帮她数钱。

    “……你们这样欺负我有意思吗?”

    “呵呵,师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原本安排给你的活,已经被苏师姐接下,最近十年,肯定不会再有事让你帮我做了。”

    卢悦把最后一个机巧扣扣好,灵力几点间,禁下自己的灵力,几个蹦跳后,直接从高高的平台,俯冲下去。

    “喂……”

    夏瑜没想到,她说试就试,还禁了灵力,万一有什么可怎么办?

    正要冲上的时候,被苏淡水一把拉住,“没事,你不相信卢悦,也得相信机关罗家的手艺!”

    果然,卢悦只是往下掉了两三米,就挥动两臂,带动身上好像翅膀一样的东西,往上飞了起来。

    “你说,她要这东西干嘛?”夏瑜没想到,这个看样子很是古怪的翅膀,真能让人在禁了灵力之后飞起来,“别是还想着,从哪里跌倒,还要从哪爬起来,要去木府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苏淡水远远看着卢悦,在那里又是动腿又是动胳膊的,玩人形大鸟的游戏,“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至少有二十年时间,她不会离开归藏界。”

    夏瑜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接了她什么活?”

    “带泡泡进各个火山,收集火灵气。”

    啊?

    夏瑜一时也不知是庆幸自己得以解脱,还是羡慕苏淡水的好。

    泡泡于她,是麻烦事。

    可是于苏淡水这个炼丹师,就绝对绝对属于美差。

    “我看卢悦的头发已经回复正常了,她现在……没事了吧?”

    苏淡水:“……”

    有事没事,很多时候,是不能看表面的。

    “卢悦比我们任何一个……都有主意。……你就别考虑那些高深的问题了,只要记住一样,她找上你的时候,能帮尽量帮,别自作聪明地乱问她私人的事就成。”

    夏瑜脸上抽了一下,臭师姐又是在鄙视她的智商吧?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既然你们一个个的,都那么有主意,也看不上我,正好我回去闭个小关。”

    苏淡水一把拉住她,“过完这个年,我就要带泡泡出门了,你……常来残剑峰,陪陪卢悦,哪怕跟她吵吵架呢,也尽量,别让她一个人。”

    夏瑜鼓起嘴巴:“她怎么是一个人,残剑峰还有郑爽和刘雨好吧!”

    “郑爽和刘雨都闭关了,秦天和楚家奇还没回来。”

    苏淡水阐述事实,“你暂时就忍忍……,而且,这么多年没见卢悦,你不想她吗?不就是去罗家一趟吗?他家本来就是做机巧之物的,你付灵石,人家收钱,有什么可丢人的?”

    夏瑜:“……”

    “就这么说定了。”

    “什么就这么说定了?我同意了吗?宗内不是还有方师兄和管妮他们吗?”

    “可是卢悦好像就喜欢你。”

    苏淡水很是正经,“夏瑜,你没发现,我们都喜欢你吗?”

    夏瑜气塞于胸,她知道这些狐狸们,为什么都喜欢她,不就是因为她傻吗?

    当下想也不想地,就是一脚,从平台上,把她踹下去。

    苏淡水好像早就防着了,惊都未惊一下,站在半空稳住身形,“夏瑜,我深深觉得,你应该换个花招了,比如说,禁了我的灵力,然后再拿脚踹。”

    卢悦努力控制着飞行翅膀,重回平台,看到比刚刚还生气的夏师姐,有些小惊奇,“怎么啦?苏师姐气你了?”

    夏瑜木着脸。

    用一次消灵散,换来十年的牢灾,若是真按苏师姐说的,万一把人伤着了,也许就不止是十年牢灾了,还有心里的愧疚呢。

    “师姐,你跟她气什么呀?”卢悦解下身上的东西,迅速回复灵力,笑咪咪地朝她递过一个玉盒,“东西我很满意,师姐,这是你的报酬!”

    夏瑜:“……”

    臭师妹这是要安慰她吗?

    “拿着呀!”卢悦把东西塞过去,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万年灵草噢!苏师姐我可是毛都没给她,可以打开,让她红红眼。”

    “我已经听到了。”苏淡水灵力一卷,在夏瑜还没拿住时候,就收了过去,玉盒打开时,万年灵草的特有香气,真的让她红了眼,“卢悦,你怎么能这样?我隔天就给你扎针,你知道我压力有多大吗?”

    “那两样,一个是万年灵草,一个是泡泡,你选一样吧!”

    苏淡水:“……”

    两个她都想要。

    “你给我扎针,我也有压力的。”卢悦走到石桌前,给自己倒杯灵茶,“每天最担心的事,就是你的手一抖,我可能就不在了。”

    苏淡水张张口,又咽下那口气,转向夏瑜,“这株紫参你也要炼丹吧?交给我帮你炼丹好了。”

    “别!我现在还用不上它,过个几百年再说吧!”夏瑜一把夺过,“好卢悦,你在外面,是不是最想我呀?”

    卢悦笑咪咪地点头,“除了时雨师伯,我最想的,就是你了。”

    才怪!

    苏淡水在旁狂翻白眼。

    这句话,她已经听臭师妹,跟她师父梅枝表达过了。

    可是前面明明很生气的夏瑜,现在却受用无比,咧着个嘴巴,“我也想你呢。”

    这样直白的师姐,由不得卢悦不喜欢,亲手给她倒了一杯灵茶,“路过花家时,师姐看到曾想了吗?”

    “看到了,还是那个样。”夏瑜想到那个曾想,还是忍不住地摇了摇头,“这些年,若不是残剑峰照顾着,花曦和花晨看着,他肯定作死他自己了。”

    卢悦无语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

    还如当年一样心软的曾想,若是无意外,应该也是功德修士才对。

    结丹五百年寿,他至少还能活两百来年,可以当她备用了。

    “……我要出门一趟,过几天回来。”

    啊?

    还在打万年灵草主意的苏淡水,闻言非常吃惊,“你的伤还没好透呢?”

    “算了,到哪?我陪你一块儿。”夏瑜都不知道,是怎么忘了前面的狠话,想也未想地,要陪着一起。

    “送这里面的东西。”

    卢悦拍拍夏瑜从罗家带回的储物袋,“很多年前,从西南大峡谷过的时候,答应旦夷族的人,给他们送一些防身家伙。”

    大王蛇,既然是人屠子师父,费了无数精力特意封印的,她怎么也要帮着看护一二。

    卢悦下意识里,对那里的所谓大王蛇,很是忌惮!

    哪怕现在魔域各个魔王,再不会跟她喊打喊杀,哪怕道魔在某些程度上,已经开始合作,可她就是不想那个大王蛇出去。

    “你前些天,让执事弟子准备的东西,也全是给旦夷族的?”

    苏淡水想到师妹的大手笔,简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他们从古以来,都是那样过日子的,而且……古修封印诅咒这种事,不是搞着玩的,你可不能瞎来。”

    卢悦惊讶!

    原来所有人都认为旦夷族是被诅咒的吗?

    一道结界捏了出来,“两位师姐,旦夷族不是被诅咒的族群,他们……他们是看守魔物的守卫者。”

    啊?

    夏瑜和苏淡水太吃惊了。

    “至于什么魔物,知道了……于你们反而是负担。”卢悦不打算啰里巴嗦地解释,只说重点,“但是,逍遥门既然立足西南,对那里的魔物,我们也当有一份责任!

    我送去的这些东西,至少能保他们两百年,两百年后,两位师姐,你们在可能的时候,能相助的话,还是相助一二的好。”

    ……

    “阿嚏!”

    一个大大的喷嚏打出来的时候,大人还有些不敢相信。

    他现在占的是一个结丹后期修士的身体,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低等的生理机能。

    站起来转了两圈后,大人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总觉得哪里出问题了。

    为了更好地接收丁岐山,这些天,他已经把魔域追杀丁的人,全都宰了,所以这里不可是出问题。

    “看样子,只能是哪个地方的蠢才又冒头了。”

    大人的脸有些扭曲,他做了那么多准备,却在将要成功的时候,因为一个人,而功亏于溃!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捏紧拳头的时候,他又帮卢悦记了一笔。

    只是……

    他怎么也没想到,再次分离分神的本体,这段时间,一直在闷声敲击棺材。

    “咚咚!咚咚咚……”

    魂印的松动,本体已经感觉到了。

    他等这一天,等的几乎绝望,却没想到,在真的绝望之后,竟然有了松动。

    他满怀希望地想独枯能听到声音,帮他查方位!

    想分神有所触动,马上回归本体。只要收回才分出去的分神,努力一把,或许他就能通过方位,感应到当初封印他的真正所在。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该来的独枯,该回的分神,都没有一丁点动静。

    “咚咚咚……”

    棺材的敲击声在地下暗道里回响不绝,连眼都睁不开的大人,手脚并用,怎么也不肯放弃!

    事实上……他也无法放弃。

    分神出去了,万一再陨在外面,哪怕收回封印里的神魂,他也会虚弱很长很长时间。

    而且,封印他的所在,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万一……

    松动只是暂时的怎么办?

    不趁此机会破了那里的禁制,他这辈子,真有可能,一直沉睡下去了。

    再不会有幻姬那样的傻女人,全心全意地帮他了。

    “咚咚咚……”

    他算过时间,独枯帮着覆灭缚龙渊中的域外馋风,过了这么久,也应该快回来了。

    不能放弃!

    哪怕手脚再无力,每一次的敲击,他还是拼尽全力。

    ……

    雪粒沙沙中,上百人的队伍,高一脚低一脚地用最快的速度逃着。

    他们的身后,白色雪地上,血花点点,有的看痕迹,好像被拖了很远。

    卢悦挥动着两臂,滑飞下来时,远远看到,一道奇快无比的蛇影子,从雪地里伸出头,长长的蛇信子,如箭一般,射向一个中年人的脖了。

    “卟!”

    木屑纷落,却是他身边的同伴,迅速用木盾帮着挡了一下。

    可是蛇信子,好像长眼睛般,在透过木盾的时候,一个转弯,在持盾的青年男子手腕上,狠狠一击!

    青年男子闷哼一声,连退三步后,眼前不由自主地发黑。

    他知道自己中了蛇毒,也知道怎么救自己,可是现在……

    沙沙,沙沙沙……

    原以为是生路的空旷雪地里,突然又冒出四个顶着花冠的大王蛇。

    它们的眼中,闪着冰冷至极的光茫!

    队伍前后左右的退路,全被它们堵住,所有人都知道,死期快来了。

    这个与他们祖祖辈辈为难的大王蛇,今年也不知怎么会事,一下子出来七只,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快膌跌散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壮年人一齐把老幼护在头里,手上拎着或枪或剑的东西,与大王蛇对峙。

    卢悦没想到,这大冬天的,这五只大王蛇居然还能活动自如。

    当下想也未想地,就把机关翅的活扣解了,将将要到跟前的时候,从高空直接俯冲下来。

    “卟!”

    今时的她,早不同往日。

    木府夜以继日的炼体,再加上这段时间,也有意识的修炼体术,此时哪怕不能动用灵力,炼体的修为,也达到了炼气七层。

    斩下一只大王蛇的头,在它的蛇尾还没反击过来时,就地一滚,又朝第二个第三个去。

    当年,那个香儿说,大王蛇,每十年才会出现一条,可是现在,这里,一下子就冒出五条。

    还有这群人的样子,扶老携幼分明是村落转移逃亡。

    卢悦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一样,所有见过的大王蛇,绝不能让它们再活着。

    卟……

    又是一颗蛇头砍下,直到这时,旦夷人和大王蛇,才反应过来。

    无头蛇身的扭动,亦是非常恐怖的,旦夷人避它们早有经验,可是大王蛇,好像没这方面的经验,一只正要冲上来拼命的大王蛇,被无头的同伴尸身,紧紧缠绕住。

    “嘶嘶!”

    “咯吱吱……”

    大王蛇的嘶痛叫声,和蛇骨好像被勒断的声音传来时,卢悦已经跟第三只蛇斗上了。

    其他的旦夷人,一齐把兵器,对上最后一只大王蛇。

    “叮!叮叮……”

    虽然不能用灵力,可卢悦早就是大剑师,手上特别炼制的精铁剑,大开大合下,大王蛇的蛇尾,有的地方,已经被砍出了血印。

    “嘶……!”

    这只大王蛇,好像已经知道卢悦的厉害,游动间,冰冷到仇恨的目光,好像要把她吃了一般。

    卢悦眯眯眼,这个眼神,她好像在哪看到过。

    “啊!”

    还没等她想清楚,就见先前伤了手的男子,不要性命地冲过来,抱住蛇头,“诶完了地。”

    虽然不知他说什么,可卢悦却知道,机不可失,脚尖一使力,整个人,往前飘了三米,跟大王蛇的蛇尾互击两招后,就见一个老妇拎着一把菜刀,拼命砍下。

    “卟!”

    蛇身痛极扭动,正要卷过来时,卢悦狠狠一脚踢过。

    才刚挣扎出一点希望的大王蛇,再次被已死的同伴缠住,“嘶嘶嘶……”

    痛叫的声音,让原本还想报仇的另一只蛇,心生退意,它狠狠瞪了卢悦一眼,身体居然在游动间,慢慢后退。

    可是此时,卢悦哪里还能容它再逃?

    扔下一瓶解毒丹,脚尖轻点间,以更快的速度击向它。

    旦夷族人,呼号着,各持手中兵器,亦远远围了过来。

    ……

    赶回来的独枯,第一时间下到暗道,准备给自己的老大汇报域外馋风情况。

    “咚咚咚……”

    大人亦感应到他了,紧闭着眼睛的脸上,居然露出一种欣慰之色,只要再过一小会,通过他们当年暗号,独枯就可以帮他锁定方位了。

    好!

    真是太好了。

    只要锁定了方位,凭独枯的为人,就一定能有办法,找到封印所在,救出他。

    幻姬那个蠢女人,以为少了她,他就真的醒不过来了吗?

    都说天无绝人之路,更何况,这里的老天一直是顾爱他的。

    独枯的面容很是疲惫,不过远远听到敲击棺材的声音时,他还是非常高兴的。

    “大哥,你也急域外馋风的事吧?”

    独枯大步踏来,“放心,虽然让两个家伙逃了,可我们已经派了不少人围追堵截,只要不给他们补给的时间,那些个臭风,就只能是臭风。”

    还不能吃结丹中期以上修士的域外馋风,目前看来,还在可控范围内。

    独枯生怕他的好大哥心急魔域情况,特意回来禀告一下。

    棺材里的大人,被所谓的好消息,弄得嘴角抽了一下,正要击下当年暗号的时候,整个脸上,突现一片狰狞。

    他的身体,在控制不住地紧缩了一下后,拼命敲击棺材。

    .……

    “卟!”

    卢悦斩下这只大王蛇的时候,被自己同伴尸身捆住的另一只大王蛇,亦被旦夷人,不废吹灰之力地斩下头颅。

    大家一齐避开,由着两只没头的蛇身,在雪地里翻滚,捸到什么,勒断什么。

    “都微微澳网!”

    帮忙斩蛇的老妇,带着众人,朝卢悦行了一礼后,问询的话,她却听不懂。

    卢悦只能微笑,以示自己无恶意。

    “湺示李送了。”

    老妇一边急切向她说着什么,一边急指,他们逃来的方向。

    在她连比划带激动指着地上大王蛇的时候,卢悦有些明白了,“你是说,前面……还有一只大王蛇?”

    卢悦比划的时候,五个壮年男子,已经拎着兵器,作势就要回头了。

    “那就走吧!”

    顺着雪地上的血迹,卢悦的速度更快点,而血腥味在越靠近雪林的时候,越是浓郁。

    沙沙沙……

    蛇身游动的声音极快地传来。

    却是雪林中的大王蛇闻到极香的人肉味道,自己先冲了出来。(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