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隐杀_ 第五卷 有爱的世界 第一九六节 迷蒙的旋…

时间:2021-06-21 14: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愤怒的香蕉小说隐杀 第五卷 有爱的世界 第一九六节 迷蒙的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滴……嗒嗒,滴嗒嘀嗒嗒……嗯,这个旋律怎么样……”

    “很好啊。”

    “很好吗?嗯,写上、写上……不过我觉得后面的部分似乎有点怪,如果改成嘀嗒滴滴嗒……会不会好一点?”

    “唔,果然比刚才的好一点……”

    “拜托!家明,你别总是和着我说好不好!我要的是意见!意见!你作曲那么厉害,却老是敷衍我!我也想写出厉害的钢琴曲来啊!”

    “可是我是通过直觉作曲的啊……譬如说直觉地想到一句话,脑子里就想好了怎么唱,然后自然而然就作出来了,这个都是直觉啊……我恨不得把这种直觉分一点给你……”

    “只分一点吗?”

    “好吧,全给你了……”

    “这还差不多……呜,还是很郁闷,你是天才,我是笨瓜……”

    ……

    ……

    穿着宽大的衬衫、只到膝盖的白色绸裤——一身清凉夏装的灵静披头散地仆倒在病床上,出砰的一声响,纤手赤足随着震动扬了起来,手中的铅笔一划,正好碰到一旁床头柜上的水杯,片刻后,坐在床头柜旁赶暑假作业的沙沙跳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正在另一张病床上吃桔子罐头的家明楞了一下,看着两个女孩子手忙脚乱地抢救着作业本、草稿本,拼命地拍打着上面的水渍。再然后。比较强势的小母狼双手叉腰站在床边,看起来比较弱势地小白羊有些畏缩地半躺在床上,四目对视,产生了火花……

    “叶灵静,你皮痒了是不是!”

    “我我我……你你你要干什么……”

    “我的暑假作业……你不是说作曲没灵感吗?你放心,马上就会有了!”

    “救命啊……”

    灵静一翻身,准备从病床的另一边逃跑,然而沙沙已经猛扑了过来,从背后抱住她的腰,哇哇啊啊的叫声中。家明噗的一声,差点将嘴里的食物吐了出来。端着罐头看得目瞪口呆,此刻两个女孩子挣扎在床上。灵静叫着想要逃走,却每一次都被沙沙拉了回来,一前一后的那种感觉……呃,很有趣……

    不一会儿,本就心虚的灵静被沙沙翻了过来,恶狠狠地压在了身下,开始无情地施暴。病房之中求饶声、求救声乃至呻吟声响了起来。家明望了望胸口上缠着的绷带,开始无辜地吃罐头……不行了、不行了,别叫我,我也有心无力啊……过得不久,随着咔地开门声,里侧病床上的两人才蓦地停了下来。走进房间地段静娴呆呆地望着女儿被欺负的情景,顺手关上了门。

    “呃……”

    从床上坐起来地两名少女衣服、头都有些凌乱,灵静的衬衫甚至被弄掉了一粒扣子。胸罩的系带露了出来,双方都僵持片刻,沙沙讪讪地笑着,从床上退下来,举起被水打湿了的暑假作业,开始告状:“灵静把水打翻到我的作业上了。”

    “我道过歉了……”灵静坐在床上不好意思地收紧衣领,随后下意识地缩了缩雪白的颈项,不过这样的动作显然有些欲盖弥彰了,方才沙沙捏啊啃啊地,此刻已经种上了几颗醒目的草莓,段静娴看得更是有些愕然,家明端着罐头举起了手:“其实是这样的……她们两个是同性恋。”

    这样直白的话语倒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叶妈妈没好气地笑了笑,在家明头上拍了一下:“别胡说了,你们啊……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我想出院。”

    “别想!”叶妈妈与灵静、沙沙一块叫了出来,将家明吓得脖子一缩。

    “你的可是枪伤,虽然你一直有锻炼,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好得多,但十多天的时间还是太少了一点,放心吧,开学报名地事情雅涵不是会帮忙弄吗,你给我在这里好好住,反正也是张家出的钱……你将来想要当医生,先要学的一条就是怎样多让病人住院,呵呵,好好体验下吧……”白了他一眼,叶妈妈语气转柔,手掌贴上家明地额头,开始每日例行的检查与唠叨,“那可是枪啊,虽然见义勇为很光荣,但下次可别再趁能了,不管被抓的是谁,是你的亲人还是好朋友,先去叫人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那天你被送进来可把我给吓死了,要是你出了事,我可怎么跟你爸爸妈妈交代……”

    ……

    ……

    从家明受伤开始,灵静和沙沙便将每日里的活动地点搬到了医院,在这里看护家明、玩耍、看书、写作业,大病房里有两张床,家明一张,两个女孩子便也占了一张,有时候是灵静在这里睡,有时候是沙沙,也有的时候,两个女孩子便挤在一张病床上休息,看起来未免有些暧昧,外人看来也难免猜测,不过对于熟悉人来说,这三人无分彼此的朋友关系从小学便已经开始,延续至今未有改变。

    在叶涵与段静娴来说,已经知道了沙沙是家明的女朋友,也曾考虑过女儿灵静跟着在这里未免有些不妥,然而灵静态度坚决,他们也就没了办法。人这一辈子,难得有一两个可以完全放心交托的朋友,他们两人当初与家明的父母便是这样的友谊,如今家明的父母死了,他们也便一直将家明看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今家明与灵静的关系这么好,他们看了自然也是欣慰。

    家明的体质很好,好到连身为医生的段静娴都感到惊讶的程度,叶涵则将这种事情当成自己训练有方。家明刻苦努力地结果,就算不敢出手打人,但训练的过程总是明摆着在这里,中国武术的精神本就不在伤人,在修身。手术后一个星期内便能恢复得不错,再之后几天,家明嚷着要出院,每次都免不了被段静娴唠叨上半天,一直到灵静在旁边学罗家英。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当妖有了一颗仁慈的心。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沙沙。你明白了吗,哇,妈,别打我的脸!”

    事实上,家明刚做了手术之后,灵静跟沙沙狠狠地哭了两天。

    哭过之后,由于家明恢复的势态良好。两个女孩子恢复了嘻嘻哈哈的乐观态度,然而有一天晚上生的事情,却令得家明很有些内疚。

    那是手术之后第六天地晚上。

    由于前几天两人忙得太累,守夜基本上是轮流的,每天掀开那被子看家明缠了纱布地伤口,或是在家明床边坐着说话都是常有的事情。到了第六天上。胸口当然算不了好,但对于无数次经历生死地家明来说,这时的状态只要不对上顶尖的对手。基本上都已经没有多大的危险。那天晚上,两个女孩前几天的混乱状态也告了一段落,于是便一同在医院里陪着家明。家明一张床,两个女孩子挤一张床,到得深夜时分,沙沙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这样地事情自然瞒不过家明,她下床喝了两次水,上了一次厕所,最后那次下床后,她走到家明的床前,搬了凳子坐着,然后拉着家明的一只手,直接趴在床边沉沉地睡去,似乎是因为家明在身边,这一次她没有再自然地醒来。家明睁开眼睛时,黑倾泻在白色的床单上,窗外有很好的月光,银粉般的洒进来,他用另一只手去抚摸了沙沙地头。随即那一边的灵静也醒了过来,侧身躺在那边床上,望着这边的情景。

    就这样坐在床边睡觉对人终究是不好,家明与灵静轻声说了几句话,随后让灵静抱着沙沙还是回床上睡,灵静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沙沙地肩膀,然而她并没有醒过来,等了一阵子,灵静伸手抄起沙沙的腿弯,另一只手伸入她的腋下——她毕竟是学过武的,沙沙的身体也不重,要抱起她没有多大的问题。

    陡然之间,沙沙嘶喊了一声,将家明和灵静都吓了一跳。

    沙哑、虚弱、声嘶力竭,沙沙身体被抱起的一瞬间,家明陡然感到被她抱住的那只手上一紧,随后大滴大滴的泪水赫然从她的眼中溢了出来,一面嘶喊着旁人听不懂的梦话,她的手了疯似的朝着家明这边抓了过来,隔着被子在他胸部的伤口上拍了好几下,不论被子、床单还是家明的身体,只要抓住了就拼命拉,最后终于狠狠地抱住了家明的身体,说着听不懂的梦话,嚎啕大哭起来。

    类似的情况,家明之前只在沙沙身上看到过一次。

    那一次他们被曹东峰父子抓住,曹东峰殴打家明时,沙沙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她在椅子上挣扎哭喊,随后终于随着椅子一块跪倒在地上,那一次,她一面哭着求饶,一面背着那椅子一寸寸地朝家明这边挪动,在地下拉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与这次的情况,似乎有些类似。

    胸口被沙沙拍中,自然也是痛的,沙沙紧紧将他抱住,箍紧的力道就仿佛是使出了浑身所有的力气,然而听着她的哭泣,家明忽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无论怎样的经验都无法帮他应付眼前的情况,灵静轻轻地安抚着沙沙的后背:“她做恶梦了……”语音也有些哽咽,随后对着家明,带着哭腔出了几天来的第一次埋怨:“你混蛋……”

    不久之后,沙沙醒了过来,两个女孩子手忙脚乱地为家明检查着胸口的情况,沙沙哭着说对不起,她不是故意的。这件事在此后没有人提起过,这世上有些事情只适合铭记,无需提起。

    ……

    ……

    雅涵在手术后的第二天来了医院,第三天也来了,然后是第五天,第八天,然后没有再过来,大约是要组织圣心学院的开学事宜,又或者是看到了灵静跟沙沙憔悴的脸,玩闹时嬉笑的脸。

    话总是那些话,说谢谢,说对不起,前段时间不该那样说,那样做的,说你还会接受我这个朋友吧,诸如此类。偶尔灵静跟沙沙离开时,她坐在床边显得很沉默,目光有些复杂,似乎想要说些突兀的东西,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与雅涵之间的感情是家明重生以来感受到的最乱的一段,无法将伪装摆在雅涵的面前,他比雅涵恐怕要更加尴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感受到了源赖朝创的一小部分心情。

    不过,无论如何,大家又是朋友了,虽然没什么意义,但往后在学校遇见,应该不会太过冷淡吧,真是无聊的事情啊——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是刀枪与杀人伎俩在这种事上显然无能为力。

    柳正积极准备着与三青帮的开战,不过几天之后,那边主动要求和谈,华为将姿态放得很低,一番谈判之后,原本准备拼个你死我活的柳正也同意了这些事情,毕竟他们最终证实,刀疤的事情并非他们操纵,将两个帮派的恩怨暂时化解,这其中是否有叶莲等那一帮国安在其中周旋,并非身在医院的家明可以知晓的了。自己的仇自己报,他不希望柳正为了他弄出大事来,假如事后让他调查出的确是三青帮指使着刀疤来找雅涵,杀人的事情,随时都可以做的。

    薰在第三天的下午回了江海,赶到医院时手上缠着纱布,腿上似乎也有些不方便。两人的话不多,之后家明在床上看一本新出的武侠,没有再理她,薰也只是在床边坐着,静静地看着家明的一举一动,东西不多的行李箱放在一边,如果有人能够仔细去看,或许能在某一刻从薰那稍显柔和的面容中现出一丝满足,也只有在家明的面前,她才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不多的对话摘抄如下:

    “手上和脚上怎么了?”

    “跟家里人打架了。”

    “试练?我还以为天雨正则会想办法让你避过去?故意受伤的吗?想要掩藏实力?”

    摇头……

    “那就很令我失望了,你们家那种水平的试练,全力出手的话你应该可以完胜的,基本上是一场场的来,又不会围殴你。”

    “……顾君在关心我吗?”

    “当然是在关心你的实力,不过……假如是将我定为第一个**对象,我觉得你可以含蓄一点,我好像比较喜欢含蓄一点的女孩子。”

    “是……”

    其后薰每天都会过来,跟家明的交流不多,偶尔帮忙打饭,削个苹果,与灵静沙沙倒有更多的话说。东方婉也来了两次,工厂开工了,前几天下大雨,工厂旁边造成了一次山体滑坡,但还好问题不大,让家明别担心,好好养伤。老天作证,家明从来就没有担心过工厂的事情。东方路也来过一次,灵静跟他道了个歉,说家明受伤那天情绪有些激动,不该扔掉他的衣服。

    其后,九月。

    新的学期开始了,高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