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三江纪_ 万物复苏 太傅嫁女三江始(3)

时间:2021-06-18 17: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南海三水小说三江纪 万物复苏 太傅嫁女三江始(3)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婉娘,傅先生到了没有?”李巢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冲着正在梳妆的陈婉,看着窗外舜山的美景好不惬意。

    “将军,傅先生早就在偏厅了,您还不快起来?”陈婉面色羞红的嗔怪道。

    “让他等着吧,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不就是皇帝小儿搞什么屯田嘛,至于他如此紧张吗?”李巢觉得傅子期在大惊小怪,日前许骏已攻下魏郡三县,至于皇帝小儿的屯田五大营在自己眼里就像个笑话一样,杨度十三骑的骄兵悍将被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还让杨度吃了两场大败顺便要了他的命,朝廷已没有实力和自己一较高下了,所谓五大营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而且想到许骏之前的建议放弃幽州心中就不爽,若是当初没有放弃幽州现在自己掌控河北、山东两地西进雍晋,南下淮南都能随意选择,现在倒好进河北下淮南还得收拾掉碍眼五大营,想到这又是一肚子火,“婉娘不用换衣服了,就这样出去!”

    陈婉知道李巢喜怒不定的本色,身边不知多少亲卫因为这个被杀掉,自己现在委身于他也不敢多说,只是觉得若想争霸天下礼贤下士的姿态还是要有的,便整了整仪容,壮着胆子大礼拜道:“将军,傅先生是您的宰相,还请善待。”

    一时间空间进入了冷冻,房间里因为陈婉的一席话安静的连窗外的微风拂过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李巢冰冷的声音传来:“还跪着做什么!过来给我更衣。”

    陈婉如负释重轻吐了一口气,站起来笑呵呵的拿起桌上的衣服为李巢换衣服,就在陈婉给李巢整理衣领的时候李巢突然狠狠的抱住她,略带威胁的笑道:“婉娘,你可知这话若是别人说早就人头落地了,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是你要记得这种以后只能在你我之间说,若是传到外人耳朵里我也不会容你,你可明白!”

    “妾身莽撞了,妾身只是想将军为百姓的一口饭而争天下,这天下这么大总是要有人辅佐将军成事,所以就大着胆子向将军说了。”陈婉并没有挣脱李巢的束缚。

    李巢哈哈大笑中放开陈婉,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在推开门的那一刻李巢突然转头神秘的说道:“婉娘,你且放心我不是那始乱终弃的人,我拼下的江山还需你母仪天下!”

    陈婉愕然,她从未敢想有那一天,她在遇见李巢之前已经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完了,她其实在见到李巢的时候是恨的,谢家让她家破人亡,李巢的人让她了无生趣,可相处下来她再也恨不起来了,李巢对她的好,对她的宠,甚至对她的尊重是奢侈的,在刚才下拜进言的时候她已经决定无论日后如何李巢都是她这辈子的唯一。

    傅子期见李巢从内院过来居然礼让自己坐下还示意他喝茶,看表情应是心情不错,心里盘算着这内院的女子居然可以哄得这杀人魔王有了笑容,以后自己要多用心思结交了,“将军,杨烈已经抵达魏郡了,而东郡那边搞了个屯田策确实有点麻烦。”

    “哦,什么屯田策竟让傅先生这样烦恼?”

    “裴泽此子借助朝廷名义私分东郡土地安置流民,而且还逼迫东郡大户出粮征兵养民,前方来报最近对东郡前县的招降或是骚扰都没有什么效果。”

    “裴泽这小子倒是有些本事,不过傅先生不必过于担忧,我打算让秦川去东平驻守,你觉得如何?”李巢嘴上夸赞裴泽心中却是无比轻视,你裴泽想收拢民心我就让秦川去搅局,倒要看看他能撑几时。

    傅子期并不赞同李巢这样的安排,秦川驻守东平是会让裴泽头疼不已,但这样会把流民推向东郡让裴泽更得民心,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义军内部体系混乱没有制度,虽是占据了整个山东但大多数都是没有多少文化的人暂时兼领着各州府郡县的父母官,若是战时这样无可厚非,但现在经过大战之后不管是朝廷还是义军都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民政目前就尤为重要,只是该怎样规劝李巢呢?突然傅子期好像想到什么立刻向李巢下拜:“将军,义军屠夫杨度已在您的指挥下命丧徐州,打的朝廷根本无力与我义军相争,将军威名震河北、山东,天下义军归心奉将军为首,属下请大将军进位为王,统领天下义军!”

    李巢差点没把手中的茶杯惊掉,自己不是没想过走上这一步,只是傅子期这么突然着实吓着了自己,不过还是挺高兴的作为义军中位次前三位的傅子期都有这个心思,看来称王的日子不会太远了,但是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于是清了清嗓子,“傅先生不可,我起兵只是为了天下百姓反抗朝廷,哪里会有称王之心,傅先生此话到此为止,不可再言!”

    “装!你就装吧!”傅子期心道,不过人家在推辞就是代表着还需自己这些下属聪明一些,傅子期再拜道:“大将军,天下义军现在四处为战为朝廷鹰犬所困,大将军是天下义军的主心骨还希望大将军怜惜天下百姓!”

    李巢听傅子期说完居然罕见的走上前去亲自将他扶起来,拉着他的手说道:“傅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李巢一介武夫难以服众,还是推举一个有威信的人吧。”

    话都说到这了傅子期也不是傻子,李巢这是要让自己联络义军各部探听他们的想法,“大将军,各处将领都私下向我透露过欲奉将军为王,只是碍于将军非那追名逐利之人大家一直都不敢进言,如今大将军大败杨度,形势大变我想众将定会有建功立业的心思。”

    “嗯,先生言之有理,如今确实形势不错,各处的义军确实也不适合四处为战了,不如联络各方义军召开大会推举出一个德才兼备之人为我们义军首领,这件事还请先生操心些。”李巢难得如此和善。

    “多谢大将军信任,属下定会尽心尽力,现在的各路义军大多是已故梁大将军部下或是与梁大将军合作的,现在离端午已近,刚好借助大胜朝廷之名,可在齐州为梁大将军设祭请四方义军前来拜祭刚好议定义军将来。”傅子期见李巢意动赶紧趁热打铁。

    两人互相恭维虚假的一番没有营养的对话在一场还算香艳的宴会上结束了,傅子期带着四个娇嫩的女子回去了,傅子期推却过,奈何李巢义正言辞难以拒绝,不过两人很是默契的谁也没有再提过称王一事,因为不论对谁来说都已是囊中之物,多说反而显得太过于刻意。

    齐州的喜悦可没有传染到徐州,宋博一脸阴翳用力的捏着茶杯,看样子气得不轻,这蒙珙也太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大战期间颍川征召的人马本就是为了充实徐州军的,可现在倒好自己的钱粮搭进去了,颍川突然归属到新划分的淮州下面,自己好声好气的把他请到家里以郎舅的身份商议兵权归属问题,这愣子就一句我是朝廷的淮州刺史,不是宋家的淮州刺史,不管用任何的理由或是以亲情相求甚是威胁都没有用,若不是因为妹妹真想把这愣子给杀了,宋博自己突然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甚或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在朝廷增设淮州刺史并且让蒙珙任刺史的时候自己还是很支持的,他认为蒙珙虽然固执但终究是一家人能够分得清孰轻孰重,再加上与庐州的关系,自己实力大增,怎料到蒙珙如此的不讲情面,而自己派去庐州的人得到的大案确实模糊不清,宋博心中明白模糊不清就是拒绝,好嘛,现在自己虽是徐州刺史兼领齐州刺史,听起来倒是威武,甚至有和谢霁平起平坐的姿态,可谁又能明白自己心中的苦,本来淮北之地归属自己治下,现在变成淮州的地方,齐州就是山东,但是现在山东全境都盘踞这李巢这位大爷,别人不知道他清楚,目前徐州军的实力都不如战前的一半,连陆宣都多次有意无意的提醒自己需要掌控淮、庐两州才有称霸两淮的资本,若是不能掌控徐州军不过是个地方军而已。

    “夫君,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一个妇人的关切打破了宋博的思绪,宋博并没有反感,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表情笑着说道:“夫人,你怎么到这来了,可是饭食好了?”

    “是啊!妹妹和妹夫已经就坐了,刚才前门通报琰儿也回来了,洗漱好就过来,我没看见夫君过去就寻了过来。”

    宋博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不过强大的内心还是尽力的将自己不悦的情绪压制住,“夫人多虑了,我在书房想一些事情,琰儿自从就任砀郡大营主将后倒是难得回来,走,我们过去看看这小子。”

    魏郡郡治邺城一个大户人家的别院中杨烈现在的心情还不如宋博,刚接受夺情回到魏郡,魏郡九县就变成了六县,看着泾渭分明而坐的部下,自己居然想笑,左侧杨湛为首,魏、关、傅依次而坐,意外的是跟随自己到魏郡组建魏郡夜魂的渠从却坐在右侧,右侧之首空着,依次坐下的是渠从、卢海、卢泉三人,卢海、卢泉在杨烈到达前三天便已抵达魏郡,今日杨烈把几人召集起来一是安排各县屯田隶属,二是商议怎么收回三县,这茶喝的有一会儿了,杨湛自顾自的品茶,渠从却是在闭目养神,其他人似乎也都很忙,抠手指的,观察房间家具的,杨烈知道这些人都是各怀心思,“咳咳咳,诸位对大名、广平、邱县三县的事情有什么想法还请说说。”

    见没人搭话,“渠统领夜魂那里探听到什么信息?”

    “回将军,夜魂刚刚在魏郡落地,近几日只探听到端午之时李巢要在齐州召开义军大会,其余暂未所得。”渠从见向自己发问明白杨烈希望自己开个好头。

    “义军大会?哼哼,是群贼聚首吧,既然李巢这么有兴致,那我就给他助助兴。”杨烈对李巢等人的恨已经无法压制在心底。

    “将军,我等刚刚抵达魏郡就对乱军用兵是不是急了些?”杨湛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

    杨烈目光锁定杨湛,杨湛端起茶杯轻啜一下避开了杨烈的目光,只听杨烈淡淡的说道:“无妨,既然我们在魏郡屯田,自然是要魏郡的人知道我们十三骑不是酒囊饭袋,也要向魏郡的豪强立威,告诉他们在这魏郡是我说了算。”

    “既然将军已有盘算,还请将军吩咐便是。”杨湛却是毫不留情直接顶了回去。

    “杨先生,我找你们过来是为了商议怎么收复三县,而不是问你们该不该收复三县,要搞清楚!若是觉得魏郡或是十三骑容不下了另谋高就我杨烈拱手相送!”杨烈胸中怒火烧了起来,杨湛倚老卖老的形象太过可恶。

    杨湛见杨烈对自己不满发怒,甚至说出让自己滚出十三骑的话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触及杨烈的底线,这杨烈果然与老家主不同,杨度在世时不管多么逆耳的意见或者任性的话语都没什么所谓,可这杨烈主意可比他父亲大多了,自己才刚刚试探一下就让杨烈有了驱赶之心,果然不是好相处的家主,既然已达目的那就该认错认错,“将军息怒,我也是为了大家好,毕竟我们刚刚到,胜了自然好说,可若是吃了亏我们在魏郡就更难立足了。”

    “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十三骑没信心,被李巢打怕了?十三骑何时已经如此不堪一击了?”杨烈戏谑的问道。

    杨湛一时语塞,杨烈问的问题太刁钻了,怎么回答都会落入陷阱中去,只能用不说话去回答,其实他不知道不止是他,在座的所有人都对杨烈的表现感到害怕,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十三骑已经不是杨度时代了。见又陷入无声,杨烈站起来踱步到魏啸面前说道:“魏统领我知道你很想打,也很能打,不过你的部下没剩多少了,你去武安县吧,那里粮多人多,木字军该好好养养了。”这话诛心了,即使魏啸对杨氏如此忠心的人听完后也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可偏偏又无话可说,只能站起来恭敬的说道:“末将领命,木字军即刻拔营去武安,还请将军放心一年内木字军还是当年的木字军。”魏啸虽是觉得杨烈让他在众人面前太过丢脸但还是对杨氏忠心耿耿,话语中只是有些赌气,说完便直接告退。

    杨烈满意的看着魏啸的背影再次挪步到关琛面前说道:“关统领,水字军对河北,对之前的战局应该是相当熟悉吧?”杨烈并没有打算放过其实没有什么大错的关琛。

    关琛知道自己逃不过杨烈的奚落,不如主动点省的更加难堪,“将军,水字军的脸面关某自当挣回来,请将军下令我关琛率水字军半月内夺回三县,若不能关某提头来见。”

    杨烈拍了拍的他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关统领且宽心,不必下如此军令状,你与许骏也是交过手的,我总不能真让你提头来见吧,你带着水字军去临漳屯田吧,可以借鉴东郡屯田策在临漳试验。”

    杨烈这一箭实实在在的刺穿关琛的心脏,喉头一甜,立刻感觉天旋地转,又不能让人看出来,硬生生的将喉咙里的血咽下去,“谨遵将军之命,末将立即整军。”

    “关将军,若是力有不逮可向东郡裴将军求援,放心,裴将军对你绝对会全力支持。”杨烈看到关琛面色非常不适,也不能太过刺激,还是安抚一下吧。

    傅粲见魏、关二人离去已经准备好被杨烈打击了,杨烈果真走到自己面前,傅粲正准备站起来杨烈突然转身走向卢氏兄弟,卢海、卢泉立时紧张起来,只见杨烈微笑着说道:“叔平、孟平我希望你们能在端午节前夺回三县以慰藉被乱军残杀将士的在天之灵!”杨烈的语气坚定让人难以拒绝,只是卢氏兄弟面露难色,虽说在庐州有征讨水贼的经验,但是面对许骏这样的乱军大将却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说不好点,杨度这样身经百战诛杀梁荣的人都栽了,自己这样的恐怕还不够许骏塞牙缝的。

    杨烈看出两人的难色,也明白两人的苦难,安慰道:“叔平、孟平且放心,我会让渠统领和你们一同前往,以叔平为大名屯田校尉、孟平为邱县屯田校尉,渠从为广平屯田校尉,三县溃兵收拢后我再拨付九千人马给你们,许骏对你二人不熟悉,只要你们一鼓作气拿下三县是没有问题,拿下三县后切记不可贪功冒进,记住,兵不出魏郡。”

    这时两人紧锁的眉头有所缓解,卢海率先反应过来,站起来尊敬的作揖道:“谢将军厚爱,我兄弟二人定不辜负将军所托!”而后向隔壁的渠从拱手说道:“渠统领,拜托了。”

    渠从只是点头示意,渠从一直等着对自己的安排,却没想到这么的直接,简单,没有挖苦,还附赠了一个屯田校尉,更没有提起夜魂归属问题,看来杨烈暂时对自己还是信任的,见再没别的安排便向杨烈请辞跟随卢氏兄弟做准备。

    杨烈返回主位坐下盯着堂上剩下的杨湛和傅粲,杨湛还好,毕竟是十三骑的老人,深谙为人处世之道,清楚杨烈刚才不会是对自己警告,不会真的将自己赶出去,所以自己安静的端坐着等待杨烈的安排便是了。不过这可苦了与杨烈打交道不多的傅粲,十三骑的两大统领被他损的无地自容,而且魏啸还是他父亲最为亲近的将领,自己这种没有交情可言的人还不知会是什么样的狂风暴雨,所以自打魏啸离开后傅粲就一直坐立不安。好在杨烈没有让他等太久,“傅统领,我想让你驻守成安,负责成安、磁州、阳邑的屯田,可否?”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傅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愣住了,杨烈见傅粲没有反应,“傅统领可是为难了,我知道傅统领想上战场,不过目前我们恢复十三骑战力最为重要,我希望傅统领以大局为重在两县好好练兵以图将来。”

    傅粲终究是战场历练出来的,赶紧整理一下心情回复道:“将军所虑有理,傅粲肤浅了,只是傅粲一直在军中没有处理民政的经验,若是一县之地还能尽心尽力,这三县之地怕是会辜负将军。”这是实话,杨烈听得真切,“不必担心,练兵之事我不忧心,你可效仿临漳向东郡取经嘛!”

    傅粲高高兴兴的走了,杨烈和杨湛四目相对,本想让杨湛为邺城县令,但现在不想了,他不想让杨湛过多干预地方政务,但以他在军中的威望更会对自己形成掣肘,正为难的时候突然脑中闪过一个人,“先生,你可为魏郡大营长史,负责与沧州、冀州、东郡和砀郡的联络。”

    杨湛愣了一下旋即回复:“谢将军厚爱,杨湛领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