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巫夏_ 第一百二十二章 正道盟会(下)

时间:2021-06-10 15: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炎鸦皆烬小说巫夏 第一百二十二章 正道盟会(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严格说起来,其实正道盟都是一群现实主义者。

    所以当通玄掏出大宝贝的时候,趋利避害的思想瞬间占了上风。

    这中间当然也跟通玄的性格占了绝大部分的原因。

    你别看庄蝶也好、悟道也罢,都是少女模样,其实最年轻的悟道也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太婆了。

    至于其他仙人,最年轻的纯阳掌门无极也都六百多岁了。

    这些家伙活了这么久,哪怕是翻脸,也会手下留情。

    毕竟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是?

    正道盟中十五位仙人,那个身后不是站着一个底蕴深厚的大门派?要说通玄掏出的大幡那样的宝贝,谁身上没有个压箱底的能够抗衡?

    关键是——通玄只得十九。

    没错。

    十九岁的女娃娃,修为九重天巅峰。

    尤记得三年前的通玄出现的时候,一群仙人都吓得差点怀疑人生,怀疑自己数百上千年苦修,是不是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不仅修为不逊于正道盟中人,就连宝贝也比中人多。

    迄今为止,一众仙人见过通玄拿出三样宝贝,件件都是可以让他们压箱底的大宝贝。

    你一件就算了,一来三件谁受得了?

    更可况十九岁的小女娃娃,不晓事情,不知轻重,她又是那个向来无拘无束、胆子大了能够把天都捅个窟窿的蓬莱岛碧游宫中出来的弟子。

    这小丫头掏出了那个要命的玩意儿,谁不怕?

    不要试图跟碧游宫中的练气士将道理,自截教圣人通天道人往下数,就没有一个讲道理的!

    这是非人中的共识。

    不讲道理的小丫头不讲道理的掏出了她的大宝贝。

    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就问你怕不怕!

    无怪乎就连灌江口的弟子陈斩仙都摇头大叫惹不起。

    反正其他人都怕了,就连钓鲸叟也怕了。

    老头子脸都苦的皱在一起了,他结结巴巴的道:“六——六魂幡?”

    钓鲸叟的语气相当不解,相当绝望。

    “哼哼!”小丫头通玄脸上带着冷笑道:“我要出来的时候,我师父无当圣母上报了通天老祖爷爷,老祖爷爷怕我受委屈,特地赐下大宝贝。”

    “果然教师父猜对了!阐教中的人都是不要脸皮的老不休,总想着欺负我们截教弟子。”

    说到这里,通玄脸上带着气呼呼的可爱表情,叽叽喳喳的嚷道:“我说的本就是实话,你居然觉得我不懂事!哼哼,我家师父都没这么凶过我,你敢凶我!”

    “你给我等着!”小丫头咬牙切齿的道:“今天你弄不死我,我非要我帝子大兄给我做主!”

    钓鲸叟眼泪盈眶,差点哭了。

    小姑奶奶,现在是谁要欺负谁啊?

    我就作势吓吓你而已啊!你怎么这么敏感啊?你是有被迫害妄想症么?

    谁敢弄死你啊?啊!

    先不说你说的无当圣母,就算是第四斗神将,第四界督帝子下界,别说现在的昆仑山不够看,就是以前封神的那帮杀才三代里除了最有名的三个以外,就得十二金仙压得住那位大神啊!

    想到这里,钓鲸叟仰天长叹。

    一代威名,尽丧于此!

    丢人啊!

    他钓鲸叟的大名不仅吓不到一个小娃娃,还给小娃娃威胁了。

    而该死的是,这个威胁——

    很管用!

    好羞耻的感觉!

    门外本来鬼鬼祟祟看戏的众人眼看小丫头的被迫害妄想症越来越严重了,立马一起涌进来。

    开什么玩笑,他们虽然抱着看戏的心态,但是没想过砸台子啊。

    虽然通玄掏出大宝贝之后,他们溜了,可都是知道钓鲸叟能够在这宝贝下活下来的啊。

    可是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么——这么神经呢!

    谁要弄死你啊喂!

    谁敢弄死你啊喂!

    就凭你师父是无当圣母,师祖是通天道人,师兄是第四界督、第四斗神将,谁敢对你如何啊?

    你就是一个下来镀金混资历的金三代啊喂。

    说句不好听的话,哪怕悟道这个道姑,师父是须菩提,师兄是妖帝,在通玄面前,都略有比不上的地方。

    悟道也就两个靠山,架不住人家有三个啊。

    特别是那个第四界督、第四斗神将。

    掌控九重神界第四重,手下强者何止千万?手下兵将何止亿万?

    再让这小丫头胡思乱想下去,然后等得所有人都想害她的这个思想在她心中扎根之后,她再回去那么一说。

    呵呵哒,乐子大了。

    某天除了昆仑玉虚宫、灌江口和斜月三星洞之外,在座其余诸位仙人,管你真武也好,纯阳也罢,哪怕是剑秦和盔甲战将剑神所在的蜀山,一家伙给人灭门了,都不意外。

    光是界督不是太可怕。

    可是六斗神将那是六御座下第一战力,一个个都是战斗狂,杀金仙如屠狗一般的强者。

    那么要是一个又是界督,又是斗神将的存在呢?

    真武大帝来了也得一脑门子汗!

    再加上帝子身后千丝万缕的关系——第五界督、第五斗神将月鸾仙子!

    两个界督加斗神将的存在——

    还不进来拉架,都等着自己抹脖子吊死么?

    十三个金仙一齐冲进来,劝架的劝架,拉人的拉人,说好话赔笑的赔笑,好容易让通玄那颗脆弱的少女心收起了被迫害妄想症。

    用青城掌门张飞神偷偷摸摸拉着钓鲸叟的话来说就是:“你昆仑不怕,我们小门小户怕啊,赶紧低头认怂赔不是。不然殃及池鱼,青城抱着昆仑一起死。”

    活到钓鲸叟的这个岁数,为了门派大计,为了正道盟安稳,认怂就认怂吧。

    不认怂不行啊!

    他可不希望哪天正道盟除了最顶尖的三个势力,其他全部完蛋。

    那正道盟有个屁的搞头,昆仑搞出这么一出来,谁还敢跟昆仑一起?

    难道再来一次封神大战?

    就为了他区区一个金仙一品的钓鲸叟,阐教会舍得来一次万族大战封神?

    得!

    我这是为了正道盟才做出的牺牲啊!

    钓鲸叟用这个伟大的理由安慰自己,千多岁的老头子低身下气的给十九岁的小丫头赔笑道歉。

    眼看着钓鲸叟也认错了,一张老脸也不要了,剩下众仙一起贴心安慰通玄。

    毕竟是小娃娃,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再加上悟道和庄蝶的宽言劝慰,通玄终于收了火气。

    小丫头抬着眼皮子,睨着老头子,挥挥手特潇洒的道:“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不是我说啊,以后您老人家火气小点儿,千多岁了还吓唬小娃娃,这算什么?”

    “也就是今天遇到我了,换个人不给你欺负了么!”

    钓鲸叟闻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会不会说话呢?

    会不会说话!

    什么叫火气小点?

    不是你姑奶奶火气大么?

    还有什么叫换个人就给欺负了?

    你换个人敢这么跟我顶试试?

    不是你后台硬,我欺负不了,脑浆子早就给你打出来了好么!

    出身华山的赵乘龙看见钓鲸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看着老头子被这句话噎的浑身哆嗦,他生怕老头子当场给气死,赶紧上前拉着,又是拍背又是好言相劝。

    一番折腾之后,气氛终于恢复正常。

    不过经过通玄这一番胡搅蛮缠的,不死军这个原本沉重的话题已经聊不下去了。

    当下就见主位上的钓鲸叟大口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好似要断气一样的哆嗦着嘴,声音小的跟蚊子哼哼一样的道:“先说下一个吧。”

    “关于释门不负卿和张神经两个遇到的五魁圣君之子天吼君在炎黄滇省的吃人事件。”

    “还是我来说吧!”大方上人伸出一只手在椅子把手上拍了拍,他对钓鲸叟点点头道:“你还是休息一下,钓鲸叟师兄。”

    钓鲸叟也不客气,对他来说既然发言的还是玉虚宫的人,那就行了。

    大方上人接过话语权,环顾众人继续道:“天吼君那个小妖被不负卿给弄死了,虽然这是天道任务,可是还是留下了麻烦事。”

    “他背后是妖王五魁圣君,更有传闻五魁圣君跟七大圣之一的移山大圣有关系。”

    “五魁圣君又是出了名的不讲道理——”

    “我去跟他谈!”通玄摇晃着小手再一次打断话头,红衣丫头将手摇的跟迎风招展的红旗一样:“我最喜欢讲道理,我更喜欢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

    众仙闻言翻个白眼。

    您姑奶奶讲道理?

    哄鬼呢?

    不对,鬼都不信好么!

    不过——

    妙啊!

    众人各自沉思、交换眼色,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赞同。

    还有什么比蓬莱碧游宫的弟子去跟妖族讲道理更好的么?

    要知道,如果说妖帝是妖族的头,那么碧游宫在妖族心中,就是家。

    要知道当年通天圣人门下弟子,几乎全是妖类啊!

    截教十万大妖,天地皆知。

    还有一个就是这丫头脾气古怪不说,后台硬啊!她去了哪怕谈崩了,移山大圣敢闹哪样?

    一个第四斗神将就能把移山大圣屎都打出来。

    一群人老成精的家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瞬间达成一致。

    “对啊!此事非通玄不能完成啊!”龙虎山的张太玄如今哪里有正气凌然的样子?活脱脱一拍皇帝马屁的大太监:“除了我们正道盟的第一公主,谁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跟龙虎山向来同气连枝的青城山张飞神紧接着鼓掌,老张也是个不要脸的,拍马屁脸都不红:“张师兄说的对!这差事除了通玄,舍她其谁?”

    紧跟掌门走的青城山大长老宋承道也在一旁嚷道:“张天师、张掌门说的极是!我看此事除了通玄道友,谁都办不了!”

    末了,他又接了一句:“就连昆仑三道都办不了。”

    这时候了,他还不忘给昆仑玉虚宫上眼药。

    有了这三个打头阵,一群人都捧了起来。

    只不过剩下的终归要面皮的,没有这三个那么露骨就是了。

    眼看着通玄得意洋洋,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钓鲸叟就要乘势把这差事指派给通玄了。

    就听得门外梵音大作。

    一个老僧伴着佛号走了进来。

    “阿弥陀佛。”

    这和尚,不过一米六的个头,矮小的身子又极瘦。

    偏生他的袈裟有宽大,看起来好似一块布裹着一副骷髅架子。

    和尚满脸沟壑纵横,脸上满是皱纹,没有一点肉。不仅头上没有头发,脸上连眉毛都没有。

    但是他的双眼却光彩逼人,精神奕奕。

    老僧的声音也极为洪亮,一声佛号震的大殿里嗡嗡直响。

    看清楚来人的样子,一众仙人面色古怪,都端坐着不动弹。

    最后是小丫头通玄开口,叽叽喳喳:“老和尚?你来干啥!”

    老和尚。

    不错,他是个老和尚。

    而且他真是老和尚。

    他的法名只得一个字:老。

    生老病死的老。

    五台山小雷音寺有八位顶尖高僧,以人间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蕴盛为法名。

    别名八苦僧。

    来人就是八苦僧之一的老。

    老和尚一张老脸露出老笑。

    “阿弥陀佛,通玄小丫头,你还是这么灵动!”老和尚人老心不老,不轻不重的一个马屁飘然而出,拍的通玄通体舒畅。

    一句话堵住了通玄的嘴,老和尚环顾四周,冒着光辉的双眼从众仙脸上一一扫过,而后躬身行礼:“诸位道友,老和尚这厢有礼。”

    众仙还礼之后,昆仑三道招呼老和尚坐下。

    一入座,天玄真人抢先道:“大师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商讨关于不负卿的那件事,刚决定了让通玄去找五魁圣君谈谈呢。”

    通玄抬着脸,一副快来感谢我的样子。

    老和尚咧嘴一笑,满口无牙,他先向通玄道谢之后,又对着上首的昆仑三道说:“多谢诸位劳心,不过此事既然是我小雷音寺佛子不负卿所留下的因果,那么就不劳烦诸位了。”

    “老和尚来这里就是通知各位一声,我们释道盟已经有了结果。”

    “种如是因,得如是果。既然不负卿和天吼君之间的事情,可能会牵扯到五魁圣君身上,那么,求不得师弟出面,是最好不过的了。”

    众仙心中一动,钓鲸叟半眯着眼睛问:“哦?求不得大师去了结因果了?”

    老和尚缓缓点头回到:“然也,算算时间,求不得师弟此刻应该已经到万兽峰了。”

    “只有求不得一人么?”这次追问的是庄蝶。

    老和尚不言语,只是微笑。

    “都说我派开派祖师张祖爷外号张疯癫,今天看来,你们和尚更疯癫!”说这句话的是真武门的掌门,满脸无奈的至阳。

    老和尚闻言,低头。

    “阿弥陀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